我校教师参加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会议

发布者:韦记朋发布时间:2017-07-24浏览次数:86


2017710-15日, 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相继在日本札幌市举行了第2届执法分委会会议、第1届财务与行政分委会会议和第3届委员会会议,我校海洋科学学院田思泉和花传祥两位老师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全程参加了会议。我国代表团成员由农业部、外交部、海警局、中国远洋渔业协会以及我校相关人员组成。

本次执法分委会会议主要就NPFC的各项养护管理措施的执行情况进行了初步审议,对NPFC相关底层渔业养护管理措施的部分内容进行了修改,对NPFC公海登临检查的养护管理措施内容达成了一致,并建立了NPFCIUU(非法的、不报告的和不受管制的)渔船名单,一共有16艘不明国籍的渔船被列入IUU名单。

本次财务和行政分委会会议主要就委员会秘书处的财务审计报告、2017-2018年财务预算、秘书处人员招聘,以及与其他组织的合作等方面内容进行了审议,并达成一致共识。我校田思泉老师再度当选NPFC财务与行政分委会副主席,这也是我国目前在国际区域渔业管理组织中担任的最高职位。

本次委员会会议首先对科学分委会、执法分委员会,以及财务和行政分委会的报告进行了审议。随后重点就日本提交的关于秋刀鱼和鲐鱼的两份养护管理提案进行了讨论。特别在秋刀鱼的提案方面,与会各方进行了多轮谈判,由于日本的秋刀鱼提案严重损害了我国在公海的渔业利益,我方有理有据地进行了回应,最终连同有关成员方否决了日本的提案。最终会议在去年通过的秋刀鱼和鲐鱼的养护管理措施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修改,措辞方面相对更为严格,形成了新的秋刀鱼和鲐鱼养护管理措施。我代表团也成功完成了各项工作,达到了预期目标。

(撰稿: 花传祥,摄影: OK AWA

  

注: 近些年来,日本秋刀鱼渔船在其专属经济区内的产量处于相对较低水平,日本国内各方始终认为秋刀鱼资源已经遭到破坏,将其产量的下降原因归咎于我国渔船在公海捕捞所造成了,而根本不顾事实上秋刀鱼资源经过中国、中国台湾以及日本自己三方科学评估,都显示资源处于较好状态(既没有overfished,也没有overfishing)。而秋刀鱼作为典型的中上层和短生命种类,其资源分布易受到海洋环境以及气候变化的影响,从历史产量看,产量的年间波动是非常正常的,而日本由于其渔船吨位较小,基本上集中在其专属经济区生产,如果秋刀鱼因为环境变化导致其洄游和分布发生了变化,势必影响其生产。

本次会议前,日本国内就开始大造舆论声势,媒体上多次报道我国渔船影响其渔船在专属经济区产量,甚至非常可笑地大打悲情牌,认为我国渔船的增加会导致其国民饭桌上某一天见不到秋刀鱼,将矛盾的焦点直接指向我国。本次日本的秋刀鱼提案主要内容是对秋刀鱼设置了捕捞限额的管理,而各方的配额分配是基于历史产量。日方在提案中阐述在专属经济区的捕鱼方按照近10年的历史平均产量,在公海的捕鱼方按照近5年的历史平均产量,来进行公海配额的分配,公海总配额按照今年4月份在上海举行的科委会上通过的秋刀鱼资源评估结果的最大可持续产量MSY(约56t)。由于我国秋刀鱼发展历史短,开始年份渔船数量较少,产量处于较低水平,如果按照日本提案中的划分方法,对日本、俄罗斯、我国台湾和瓦鲁阿图均有利,对我国和韩国不利,尤其是对我国尤其不利,所分配的产量远远不能满足我国渔船的实际生产能力,而日本将其专属经济区产量来作为公海配额的分配依据,给自己分配的产量远远高于其现有渔船的生产能力,甚至高于其公海产量的10倍多。为维护我国公海渔业权益,我代表团在会上首先声明,任何产量限制的管理措施都必须先进行科学评估,而且当前捕捞配额分配没有任何科学的依据,中国在任何国际渔业管理组织中也从来不支持产量限制的管理方法,并指出日本将其专属经济区产量作为公海配额分配的依据没有道理。与会各方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最终经过两次非正式磋商,否决了日本的提案。